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其发迹起步不能不提当年的“老大哥”苏联共产党。昔日的世界两大共党,如今一个已成历史,一个仍屹立不摇,且已壮大到党员人数超过9500万的世界最大党。中共从苏共垮台学到深刻教训,绝不能否定自己的历史,因此马列主义乃至毛泽东的“神主牌”,中共无论如何都会牢牢守住。  政大东亚所所长王信贤指出,中共百年党庆整体上就是一次“执政合法性的大内宣”,而近来的各种外部挑战,反而让中共更容易凝聚内部,激发民族主义,强化其统治合法性和正当性,同时为二十大铺路。

苏共1991年垮台,对中共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借镜。根据《求是》杂志2019年3月披露,习近平2013年1月5日在一场研讨班讲话指出:“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这是前车之鉴啊!”2018年1月5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讲话提到苏共垮台时说:“在那场动荡中,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什么原因?就是理想信念已经荡然无存了。”

“习近平就是想扮演这个‘男儿’的角色”,王信贤分析,习近平上台以来陆续打贪、整顿军队、加强控制意识形态,以及提出“两个互不否定” (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都可看出是循著苏共的前车之鉴推动改革,因此紧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神主牌”。譬如中共就自己将“习思想”定位为“21世纪马克思主义”,2018年还盛大举行“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对外宣示中共是马克思主义的继承者。

苏共从1917年到1991年,共执政74年,而中共从1949年算起,到了2023年也迈入掌权74年,将打破苏共纪录成为“全世界执政最久的共产党”。王信贤指出,这具有象征意义,但只会放在心里,不宜搬出来庆祝。

王信贤透露,曾有大陆专家私下交流时说“中共有两个哥哥”,一个是苏共,一个是国民党。第一个哥哥在1991年崩解,带给中共最大的反思是经济一定要稳住,因为经济基础是下层建筑,决定政治法律的上层建筑,也因此才会有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

第二个哥哥国民党,于2000年政党轮替,则让中共体悟到,真正的政治改革是不能推动的,“嘴巴喊喊就好”,至于中共语境中的“政治体制改革”,王信贤认为主要偏向行政改革,重点在强化党的领导,所以2018年3月才会进行大规模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中研院政治所研究员蔡文轩分析,中共政权稳固的3个重要原因,包括善用科技、笼络菁英、快速学习。他指出,大陆会将各领域最优秀的人才吸纳为党员,为国家效力,或者给予民主派人士头衔,当各行各业菁英和共产党结合,对中共维持政权稳定就起到很大作用。

蔡文轩表示,中共将科技应用于社会管控,如社会信用体系、天眼系统,把党组织与控制力覆盖到每个角落,防止民众串联;而运用科技就是“善于学习”的具体表现,只要有助于国家管理和维稳,都会积极学习。

苏共与中共,分别是美国过去和现在的头号对手,对抗方式也不同。王信贤指出,冷战时西方防范苏联,仅限于军事和意识形态,属于高阶政治,苏联经济实力不到美国3成,无法跟美国相比;但如今中国GDP达美国7成,在经济、科技、文化等软硬实力和渗透能力,中共都带给美国前所未有的威胁。

习近平于2018年3月取消任期限制,预料2022年二十大,甚至2027年的二十一大都将连任。蔡文轩认为,目前中共体制维系在习一人身上,若保持健康当然问题不大,但假设习比照毛泽东做到80几岁,掌权到2035年,在“后习时期”能否创建一套可以服众的接班程序,将是一大挑战,“要怎么把政权和平稳定地交到他信任的人手上,难度确实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