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中评会于八日讨论民进党立委林淑芬等三人在莱猪进口相关法案及行政命令表决时的跑票案,有中评委指出,立院党团来文写明该案是“移送中央党部处理”,可是没有经过中央党部,迳交中评会处理程序有问题,但部分中评委不认同此说词,双方争执不下。最后,中评会主委康裕成裁示,请立院民进党团协助厘清意旨,会议无结论,待年后再议。

有中评委认为民进党已是一个二次执政的泱泱大党,若无法在程序问题上令社会大众信服,纯粹想要透过人数表决入人于罪,那如何取信于党员与社会大众。这位中评委或许没有想到,就是没有客观的是非标准,才需要中评会伤脑筋,该案无论民进党怎么做都有人骂,因为没有标准答案。对三位跑票的立委若不处理,先例开了,以后大家争相跑票。若严厉制裁,其所拥有的民意难免会反扑,现在民进党想的是要如何做到伤害最小,不碰及是非问题。

以前中国国民党一党独大时,是以党领政,政策大多在中常会形成,任何从政党员都要接受党的指挥,那时候民进党批评中国国民党的公职人员只有党意,没有民意,鼓励选民淘汰心中没有民意的政客。曾几何时,民进党竟然也是党意主导公职人员从政,忘了以前如何骂中国国民党。

问题出在民进党及中国国民党都是刚性政党,其特色是党员的权利及义务都有明确的规定,若是公职人员不受政党的约束,就违反刚性政党的特性。像美国的柔性政党就没有这一项问题,其特色是没有固定的党员,更没有权利义务的约束。

台湾是行政与立法分立的国家,选民分别选出执掌行政权的行政首长以及掌握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行政首长及民意代表各自向选民负责,若言行有违主流民意,届满后选民就不再委托其代为执行权力,甚至于未届满就解除委托,以罢免手段解除其职务,所以公职人员要随时注意主流民意,以免被选民唾弃。

公职人员到底要听民意或是党意?个人只好依据所拥有的条件裁决,像民进党这次跑票的三位立委,他们都自己评估过,怎么做对自己有利?他们认定跑票对自己的政治前途最有利。他们认定执政党违背主流民意,所以没有按照党意执行。民进党很难处理该案,若有既定的守则,依循守则执行就是,问题是没有既定的守则,变成由开会的人来决定,当与会的人没有共识,只有表决,虽然有中评委认为不能透过人数表决入人于罪,但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民主国家,没有既定守则时,只有透过多数决的政治审判。

最近政坛非常流行的罢免风潮,就是一种政治审判,是非的认定没有客观的标准。推动罢免的主导者虽然会提出一大堆理由,当事人也会提出答辩,其实都是废话,罢免的理由或是当事人的答辩再亮丽都没有用,关键在于选举人,选举人认定该下台就得下台。民进党对于违反党纪的问题也一样,也是政治审判。

一般人常将监察权当作司法来看待,是错得离谱,司法是以证据为基础,再依循法律条文来审判,没有证据就不能定其罪。监察权则完全不同,不需任何证据,而是由与会的监察委员投票表决,只要多数人认同,处分案件就成立,这就是政治审判,对错完全由与会的人来决定。

(作者为中山大学退休教授、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