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片商迷信好片名可以左右票房生死,符不符合剧情并不是很重要,能够吸引观众走进戏院、开出卖座红盘,才是他们在乎的。同样一部外片,在两岸三地华文译名常常大不同,网友也很喜欢做比较,基本上香港和台湾取片名比较喜爱套用当地的俚语或是流行文化用语,看起来虽然比大陆译名爱走的“直译”风活泼、俏皮不少,外地的影迷却不容易理解,无法明白妙处。

台湾观众随便一举例,就能够提出“刺激1995”等公认糟糕到无可救药的失败中文片名,片商则认为此片在台卖座突出,就是中文译名没那麽糟的证明。其实片名对票房的影响,虽然未必有直接的关联,却真的曾有同一部电影译成两个不一样的片名,卖座表现相差十万八千里的情况。

自从原本只在好莱坞影片中演小配角、电视影集里才演过男主角的克林伊斯威特,跑到意大利拍了一部风格另类的西部片“荒野大镖客”轰动全球,一炮而红后,意大利式西部片成为当红片种,意大利影坛一窝蜂抢拍类似的影片,捧出一堆新秀小生,却有片商灵机一动,决定将义式西部风情和喜趣搞笑熔于一炉,还找了一胖一瘦的男星搭档合演,两人都将自己的意大利原名改成英文艺名,胖的那位叫布德史宾赛,瘦的叫泰伦斯希尔,光是体型的差异摆在大银幕上就很有喜感,果然在意大利刮起卖座旋风,连美国都引进了改配英语的版本,同样缔造出色成绩,泰伦斯希尔和布德史宾赛也成了大牌红星。台湾观众从“荒野大镖客”起,就对义式西部片极为捧场,泰伦斯希尔和布德史宾赛合作的这部欧美卖座大片,自然也被片商买进,取了个风格类似的片名“荒郊怪客”并安排在国庆大档上映。

光看“荒郊怪客”这4字,就给人一种悬疑迷离、山雨欲来的感觉,片商在广告词上也试图营造动作激烈、紧张刺激的印象,观众进了戏院后才发现根本是一部喜剧,并不符合期望。大呼受骗上当的他们,自然不会给予好评,票房走势持续低迷,独家上映的西门町大戏院,撑不到两周就下片。当时没有人预料到,不过一年的时间,“荒郊怪客”的命运竟然180度大翻转,从乏人问津、备受忽视,到戏院门口大排长龙、一票难求。这巨变的关键就在,此片于欧美太受欢迎,意大利片商打铁趁热拍了续集,再找泰伦斯希尔与布德史宾赛合作。

“荒郊怪客”续篇仍然走喜剧动作路线,意大利、美国等地的票房依旧亮眼,台湾本来因首集的卖座失利,续集也不太被重视,但片商这次改变策略,决定完全不隐瞒它很搞笑的事实,片名取为“大野游龙”,少了阴森、悬疑的感觉,多了轻松逗趣的气氛,果真抓住台湾观众的视线,西门町同样只在一家大戏院上映,票房数字与“荒郊怪客”有天壤之别,夯到原定的下档日期还无法下片,片商不得不安排西门町以外的戏院接映,甚至比同期重映的名作“埃及艷后”还要热卖,泰伦斯希尔和布德史宾赛一跃而为宝岛影迷新宠,片商都要争抢他们的电影。

发行“大野游龙”的片商脑筋动得快,既然短期内还无法立刻安排泰伦斯希尔与布德史宾赛的新片来台上映,干脆把手上现有的“荒郊怪客”重新推出,反正两部片的情节连贯、风格一致,加上首度上映时票房太惨,没让多少人留下印象,完全可以当成新片处理。更高明的一招,是把“荒郊怪客”这失败的片名整个丢掉,改成和“大野游龙”更相像的“大野两条龙”,还谎称这部片是“大野游龙”的第2集,其实是颠倒过来,“大野游龙”才是“大野两条龙”的第2集。有“大野游龙”加持,“大野两条龙”在台湾卖座起死回生,一吐一年前的窝囊怨气,戏院门口挤满要购票入场的观众,红了一个月,片商终于能露出笑容。

更夸张的是,台湾片商到处搜刮义式西部喜剧,如有泰伦斯希尔和布德史宾赛合演最好,若只有其中一位,也会被立刻抢购,然后被取个“XX几条龙”或是“大野XXX”的中文片名,照样一大堆影迷捧场,一时之间,大野N条龙齐飞,观众被骗进去看了一堆不如预期的影片,却也无可奈何。

无巧不巧,泰伦斯希尔和布德史宾赛在台湾造成跟风片名的热潮,在美国、香港也都有类似的情况,显然各地片商的想法并没太大差别。布德史宾赛去年6月以86岁的高龄去世,泰伦斯希尔也已78岁,久未现身台湾大银幕。老影迷提到他们,总还是会想起当年在台叱咤风云的“大野游龙”,却鲜少有人还记得“大野两条龙”一年之内换过片名两度上映、反应两极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