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安全署(NSA)位于阳明山的监听站“梅园”,是NSA离大陆最近的监听站,究竟有多大能耐,料想大陆比台湾还好奇。

台湾的科技情报侦监具一定实力,国防部电展室早已取代军情局,成为掌握大陆军事情资的重镇,加上与NSA的情报合作,我对大陆沿岸军事动态,应有1000公里范围的侦监能力。

科技情报侦监向来神秘,各国皆然,不但不透明,也不能透明。没有哪个国家的国安和情报机构会把侦监活动做了什么、怎么做、掌握了哪些情资,巨细靡遗公布出来。不只因为其中有些手段游走法律边缘,甚或未必合法,更因为信息就是武器,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怎么取得的,都是情报战的武器,公开就等于缴械。

美国的史诺登事件,让外界知道NSA的侦监本事,连盟邦元首都被监听多年,更是震惊世人;科技既然让侦监如虎添翼,各国情报机关口头上说必须给它上锁链,心底其实想的应是“有为者亦若是”。

然而,科技情报再强,人员情报不能废。美NSA有能力监听全球,寻找宾拉登的踪迹却苦苦找了10年,最后还是靠人员情报掌握情资,就是具体例证。

军情局内部最近有股不安气氛,因绩效不彰,又常出事,传闻军方考虑裁掉军情局;事实上,军情局裁并案早有谈论,唯军情局内部均持反对意见,因为科技情报永远不能取代人员情报,裁掉军情局,就等于是放弃人员情报。